了解IT技术
老九你最好的选择

她吻住我的时候,我笑场了

回国后不久,我在朋友饭局上结识一位美女医生,一来二去聊得很热络,一起吃过两三顿饭。她住得远,我每次开车送她回去,都有一种跑长途客运的感觉。

七月底那天,成都的雨奇大,我跟美女医生吃完饭,照常送她回家,窗外雨大得像在参观水族馆。

路上,美女医生问:“你看过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吗?”

“看过,感动。可惜王小波长得实在太丑了。”我说。

“可是他很有趣,男生有趣很重要。”

“我也很有趣。”

医生低声说:“我也觉得你很有趣。”

“哈哈,谢谢。”

医生看了看我,后来我仔细回忆这件事时,才意识到她当时表情的意思是:然后呢,这就完了吗?

到医生家楼下,雨停了,她却迟迟不肯下车。我问:“怎么了?”

医生像是不知道要说什么,面露愠色:“好像车旁边有只狗,我有点怕。”

我二话不说,打开车门下去把狗撵走,然后对医生说:“好了,这下放心吧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那以后,我没再见过这位医生。

现在,我年近三十,深刻认识到前方不仅有好姑娘,还有好老的姑娘。慌了,被迫接受母亲安排的相亲。陆续有十来次,但大部分相亲对象我都只见了一面。

去年寒假,我准备开车从成都回老家遂宁,还准备捎一下奥哥一家。奥哥是我发小,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妈妈平时提他到的时候都说:“要多向他学习、多跟他交流呀。”我深受其扰。

临行前,当时的相亲对象突然发短信来:“我到成都做头发了,下午开车送我回去吧。”

我回复她:“不行,车子坐不下了。”

相亲对象把这事儿告诉了妈妈,她打来电话:“车子怎么会坐不下了,你在跑顺风车吗?”

“接了一个朋友。”

“哪个龟儿子?”

我有点虚,回答:“是奥哥。”

“他算个屁!他凭啥要坐你车!叫他去坐火车!你给我把那姑娘载回来!”

我恍惚得不行,心想:妈,那可是你最喜爱的奥哥啊!我拿着手机,忽觉获得了一个灵台清明的时刻:这不就是黑色幽默吗?

很快,回过神来,我对妈妈说:“好的妈妈。”

然后,通知奥哥去坐火车。

因为我的感情经历、家庭生活、工作环境里充满了黑色幽默,所以过载脱口秀俱乐部成立后,我很快成了头牌。

作者图 |过载俱乐部的商演

后来《脱口秀大会》线下选角来到成都,并有意在一二线城市下放俱乐部牌子,蔡师傅跟方老板拿到了这个授权。随着我们演出的增多、上海商演的加持,俱乐部受到了关注,一些媒体对我们进行了报道。

采访者经常会问蔡师傅:“你为什么要做脱口秀。”

“像是一种宣泄吧,类似于治愈自己的一个渠道。”蔡师傅回答说。

我觉得他说得很好,那我又是为什么做脱口秀呢?刚开始肯定是因为好玩,新鲜劲过去后,这行又迟迟不能变现,坚持的动力变得模糊起来。

1 2 3 4 5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九IT技术网 » 她吻住我的时候,我笑场了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老九为IT技术人提供最全面的IT资讯和交流互动

欢迎投稿广告合作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