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IT技术
老九你最好的选择

她吻住我的时候,我笑场了

周六晚7点,处理完一桩学生斗殴事件,我戴上最潮的金边眼镜,解开衬衣的第二粒扣子,来到离任教学校两公里处的一家酒吧,走上舞台,成为一名脱口秀演员。

这是非商业的开放麦活动,每周六都有。现场大概有50个人,舞台中间一束白色追光,打在主持人蔡师傅身上。他的黑色短袖衫上印着“抄段子是傻逼”,听到有人表演时抄袭网络段子,他会扯着这几个字发出嘘声。

“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脱口秀开放麦活动,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蔡师傅,来自广西北海。所有人一听到我来自广西就会问,你是不是做传销的?我说我是做脱口秀的,一个人拿着话筒在台上讲,下面观众很兴奋地听,跟着台上一起嗨。听到这里,对方一般会说:‘这不还是传销吗?’”

蔡师傅翻来覆去就是这个开场白,但观众很受用,笑声热烈。我在内场卡座坐下,跟几位演员打招呼。这群演员构成很复杂,汗液的臭味都有好多种。

台上的蔡师傅九年前为女朋友来到成都,做过网店、自媒体,一直热爱喜剧表演。因为网贷欠下不少钱,今年他开始送外卖还债。他演出时常以自己外卖小哥的身份自嘲,这没什么,王健林不也自嘲一无所有吗?脱口秀的核心就在于反差。

我旁边其他演员的品种还有:休学的医科学校学生,在台上讲他协助过的痔疮手术;入赘成都、250斤的东北大汉,他老婆怀疑他搞外遇;西藏籍制片人秀他的路虎,吐槽其他演员喝不起乐虎。

而我,曾经有数次机会去北上广当编剧,但都因为懒,放弃了。我的一位师兄曾去北漂,读北电的研究生,不过最后回家做婚庆去了,而他的同门拍了爆款《我不是药神》。北漂辛苦,我坚信懒是文艺创作的必要特质。五斗米只够伸伸懒腰,不够折腰。

留在成都后,我走上父母规划好的道路,他们给我安排高校的工作,消耗了不少卡路里。天下所有父母对孩子的心愿都是雷同的:工作稳定,娶妻生子,以及长得像自己。

我在学校电视台坐班,朝九晚未知。入职不久迎来大任务,为学校话剧社参加大学生艺术节创作剧本,以大学生村官为主题。因为不能插科打诨,我写得很痛苦。三个月下来剧本终于打磨圆熟,学生加班加点排练,配合很到位。

作者图 | 在学校电视台坐班

送审参赛前,学校艺术团首席顾问来慰问学生,观摩节目。观看全程,首席表情严肃,该笑的时候事务性地笑几声。结束后,他说:“小品中大妈给女儿相亲,提到女儿曾离过婚,不太好。大学生的节目,怎么能涉及离婚呢?凡事多往积极的方面想,比如她老公,可不可以设定成生病去世了呢?”

我为领导的格局折服。

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,我发现学生很喜欢听我讲笑话,也很喜欢我,可我完全不喜欢他们。他们年轻、自由,让我嫉妒得咬牙切齿,又没有任何办法。

1 2 3 4 5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九IT技术网 » 她吻住我的时候,我笑场了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老九为IT技术人提供最全面的IT资讯和交流互动

欢迎投稿广告合作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